• Font
  • Family
  • Foundry
  • Designer
  • Sample
  • Article
  • Help
Fontke.com>Article>Details

让汉字溢彩流光——字体设计师华蔚苍谈电脑汉字艺术

Date:2004-12-09 17:25:55| People|Browse: 275|Source: 《人民日报》|Author: 杨健
  • Follow FontKe on Wechat to get Zcode
  • Scan the Qrcode to participate in the SVIP lottery
Introduction华老先生最近有点烦。76岁的华蔚苍天天读报,可他读报跟一般人不一样。一张报纸拿在手里,他首先盯着满版的字体、字号看个遍,这是40多年形成的职业习惯。作为《人民日报》报宋字体“64—1”的设计者之一,他参与设计的这套字体,至今仍是国内大多数报

华老先生最近有点烦。

76岁的华蔚苍天天读报,可他读报跟一般人不一样。一张报纸拿在手里,他首先盯着满版的字体、字号看个遍,这是40多年形成的职业习惯。作为《人民日报》报宋字体“64—1”的设计者之一,他参与设计的这套字体,至今仍是国内大多数报纸的正文用字。

“你看你看,这个标题差不多30个字,却硬挤在一行里,字形拉长得太厉害了,多难看!”华老随身带着个文件夹,里面剪贴着各种报章。

这是电脑排版后出现的新问题。以前的铅字排版,字体、字号都有一定之规,各种字模严格按照比例设计,非常讲究美观、和谐与阅读的舒适度。“现在好了,电脑真可以让你随心所欲,想拉多长拉多长,想压多扁压多扁,字是排进去了,可瞧着多别扭。”华蔚苍一脸痛惜。

在一旁的清华美术学院教授余秉楠向我们解释,宋体字讲究横细竖粗,两者的比例大约为4∶10,拉长一倍之后,笔画的粗细相差无几,宋体字也就根本没有宋体字的味道了。“国外的字体设计,一般会有一个从粗到细、从长到扁的家族,我们在字体配套方面做的工作还不够,有限的字模被电脑压来扯去,字体结构破坏得一干二净,确实让人读着不舒服。”余秉楠说。

“电脑是个好东西,可好东西得好好用。”华蔚苍建议,报社应该专门设计几套偏长偏扁的标题用字。

新时代带来新挑战

作为半路出家的字体设计师,华蔚苍庆幸自己赶上了好光景。

从活字印刷到电脑排版,中国人整整走了900年。然而走到近代,中国的印刷技术落后了。到解放前夕,全国仅有几家字模铸造所,从业人员260多人,这些工厂设备简陋,日产量仅几十只铜模,宋字体仅老宋体一种。

1960年,在出版界老前辈胡愈之的倡导下,上海成立印刷字体研究室,形成了一支以书法家、出版社美编和刻字工人为骨干的字体研究设计队伍。32岁的华蔚苍在这一年进入刚刚成立的北京新华字模厂。两年后,新中国第一位留德的平面设计师余秉楠到上海字模厂实习。

“那时的字体设计很活跃,三四年里,为配合《辞海》、《汉语大字典》和《毛选》的出版,上海出了宋一体、宋二体和黑一体,北京出了‘61—1’和‘64—1’。甘肃日报社有个牟紫东,跟我关系非常好,出了好几套新字体,在《人民日报》上应用,很受欢迎。”余秉楠说。

“64—1”字体在日本铜模的基础上简化发展而来。说起这,华蔚苍的表情很复杂,“宋体字是我们传给日本人的,它发端于雕版印刷的黄金时代──宋朝,定型于明朝,日本人习惯叫它‘明朝体’。现在我们回过头来要向人家学。”

激光照排给了中国人迈步从头越的机会。1992年,人民日报社排版车间里成吨成吨的铅字结束历史使命的时候,许多人痛哭失声。在字体设计师朱志伟看来,这泪水里有对过去时代的惜别,也有对一个即将到来的时代的憧憬。

怎样让源远流长的汉字文化在电脑时代迸发出同样亮丽的色彩?新时代带来了新挑战。

电脑代替不了人脑

凭借技术上的锐意求新,王选领衔的北大方正技术团队创造出新的奇迹,“当代毕升”名闻遐迩。在市场上攻城略地的同时,他们没有忘记文化传承的大任。

字体是语言文化最集中的体现。“这些年来,我们设计了很多套字体,光是报纸的正文字体就开发了3代。”方正电子公司的黄学钧经理说,第一代报宋主要是解决有无问题,所以完全是“64—1”的电子翻版。这套字体在笔形塑造上遗留着铅印工艺的痕迹,结构不够严谨,比较粗糙,胶印时笔画太细。

到1995年,谢培元先生完成了第二代报宋的设计,对原有字体做了很大改进。8年过去了,在大量调研海内外中文报纸字体风格的基础上,方正开发出第三代报宋———兰亭宋和博雅宋,朱志伟是主要设计师。

“跟西文不同,开发中文字体是件非常繁难的工作。”华蔚苍说,一套字体至少6000多个汉字,先是由设计师或书法家写,然后由工人描,最后再刻模、铸字,十几个人忙乎一天能做六七个字就算很不错了。现在用电脑做工具,速度提高不少,但像博雅宋、兰亭宋这样的精品,一套字七八个人也要做一两年。

“印刷字体设计跟书法有很大区别。书法家的作品是一次性完成的,字与字之间的搭配也是一次性的。他写‘工人’很好看,你要把它拆开了变成‘人工’,可能就变味了。而印刷字体中的每一个字都要经得起这样的考验。”设计师反复排列组合,改完间隔改笔画,将新字排成行、排成段、排成报纸,然后请专家来一点一点地审。

“电脑永远代替不了人脑。”设计师文山说,文字是有个性的,或端庄秀丽,或华丽高贵,或坚固挺拔,或苍劲古朴,但文字设计又有一定的共性。“水平方向上,人的视线一般是从左向右流动;垂直方向时,视线则从上向下;大于45度斜度时,视线是从上而下的;小于45度时,视线从下向上流动。扁体字有左右流动的动感,长体字有上下流动的感觉,斜字有向前或向斜流动的动感。”字体设计师们对这些规律烂熟于心,以至于众多不同的设计师一同书写天安门城楼上那两条大标语,写完以后字形几乎完全重合。

用字如带兵,排版如布阵

“别看汉字是中国传给日本的,他们在文字设计和版面语言运用方面确实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我相信中国人会做得更好。”朱志伟拿出一篇日文文章,上面对字距、行距等版面设计有着非常详尽的定量描述。

“我们以前总觉得西方报纸不注意排版,不像我们的版式搞得很复杂,文字顺着栏往下走,其实这里面很有学问。”作为国际平面设计协会的第一位华人会员,余秉楠对版面语言的研究很深。“他们一切为方便阅读服务,版式设计遵循着很多人体工程学的原理。”

余先生对国内报纸的版式设计非常关注,曾经亲自为《新闻出版报》设计过版面。“报纸的版面设计也是一种平面设计,这里面的比例、方向、均衡、韵律、空白、对比和分割等等,都是值得好好研究的问题。”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国内报纸在版式设计方面显得比较粗放,有的失之于死板,有的又过于花哨,尤其是在用字方面很不讲究。

“图片是一种颜色,新闻纸是一种颜色,文字部分也可以说是一种颜色。”著名版式设计师王道坤说,“文字如同装修中的附件,是版式中的精美细节,会产生微妙的版式气息。它将不经意地美化整个版面,而不被读者发觉我们的处心积虑。”

书籍装帧设计艺术家张慈中对兰亭宋、博雅宋这两套字体赞赏有加,“字面大,字距小,横读时阅读速度快,对读者来讲阅读感好。我看到这些字很激动。希望多出这样的字体。”

“字是比出来的。”华蔚苍一点也不保守,“你去看看1955年、1979年的报纸,再来看今天的报纸,进步不是一点点。过去全国的报纸都看《人民日报》,现在一些报纸慢慢有了自己的专用字体,这是大势所趋,但作为中国的第一大报,我还是希望你们《人民日报》继续走在前面,带好头。”

“文字设计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体现。我老了,具体事干不动了,但只要有需要,一声招呼我立马就来,为让汉字溢彩流光,为让中华文化发扬光大,做自己能做的贡献。”华蔚苍壮怀激烈。

0
  • Follow FontKe on Wechat to get Zcode
  • Scan the Qrcode to participate in the SVIP lottery
Relevant font foundry
让汉字溢彩流光——字体设计师华蔚苍谈电脑汉字艺术 Comments
Guest Please obey the rules of this website. Unclear?
让汉字溢彩流光——字体设计师华蔚苍谈电脑汉字艺术 Latest comments
No relevant comments
Recommended comments